美國總統奧巴馬5月28日在西點軍校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按照傳統,總統的正式演講,依從於會場環境,往往代表了政府某一側面上的政策重心,這次演講側重點放在反恐、從阿撤軍及維持美國全球領導力等軍事與安全問題,基本沒談貿易、就業增長等非軍事議題,而在2012年一場放在社區大學的演講中,奧巴馬重點談到貿易政策、製造業回歸等與產業工人密切關註的問題。與2012年那場演講時奧巴馬提出“美國決不做世界老二”的口號一樣,這次西點軍校演講中,奧巴馬提出了類似的構想,稱美國有能力維持全球領導地位“一百年”。如何解讀“美國霸權再一百年”呢?
  國際關係學者普遍認可喬治·莫德爾斯基的“霸權周期論”,莫德爾斯基是基於“霸權穩定論”的理論支持下展開闡述的。按照莫德爾斯基的理論,世界的政治與經濟呈現一種長周期的特性,第一個周期由一個霸權國家所主導,大約持續一百年,如英國霸權經歷了連續的兩個周期。自“一戰”結束之後,美國霸權開始拿起了英國失落的接力棒,到現在差不多經歷了一個周期。這一周期中有莫德爾斯基所描述的盛衰循環,即美國在冷戰時基於兩極格局的受約束的全球領導力,冷戰結束後差不多十來年的單極格局下的不受約束的領導力,其特點就是單邊主義的興起。然後,世界漸入多極格局,美國處理全球性問題時力不從心,在自己製造的諸多問題,如阿富汗戰爭、利比亞危機等中,再無揮灑自如應對的能力,駐利比亞大使命喪班加西,已經成為奧巴馬第二任期外交之痛。
  可以說,美國若是已經享受了世界霸權一百年的命題成立的話,今天的美國正處於這一霸權周期結束之時,而要如當年英帝國一樣實現第二個周期的霸權,則要看美國是否已經準備好從當下式微的低谷中重新振奮起來。
  莫德爾斯基認為,任何一個霸權周期均以世界戰爭而始。依此理論,美國新一周期的開始必然少不了一場沒有耗費美國精力卻極大削弱競爭者實力的洗牌性戰爭。美國的對外戰略歷史上一直在重商主義的漢密爾頓主義、傑斐遜的孤立主義、威爾遜的道德主義及追求絕對勝利的傑克遜主義之間搖擺,今天也如此。希拉里·克林頓提出的“巧實力外交”,本質就是一種傑斐遜主義,美國實力回縮,之前所維持的世界秩序衰落,天下大亂之勢已經形成,一些試圖改變現狀的新興國家,可能會趁機發動“權力轉移之戰”,導致更多的衝突發生,從而令新興國家耗費掉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實力,從一個有希望成為全球領導人的身份,跌落到再無能力挑戰美國霸權的失敗者。
  正如美國著名的現實主義學者漢斯·摩根索所言,美國全球領導力的基礎就是盟國與伙伴,但其決不會允許被弱小的盟國或伙伴牽著鼻子走,寧可選擇讓這些躍躍欲試的盟友出去咬人,也不會在實力低潮和調整期中充當英雄好漢。
  所以,我們的命題又回到這裡來:奧巴馬輕描淡寫地說要維持美國霸權再一百年,說明美國已經領會到霸權周期規律,並已經為領導力的重新崛起積極準備,這對美國以外的國家意味著什麼?美國雖然在全球領導者的扮演上力不從心,但對付單個國家的實力卻依然綽綽有餘。認清美國盛衰走勢,吸取歷史經驗教益,是每一個新興大國認真處理對美國政策前必須做好的功課。(作者系察哈爾學會研究員)
 
創作者介紹

非禮

ls47lsxb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