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特區報記者 沈 勇
   新春期間記者返家鄉湖南嶽陽過年。岳陽環抱洞庭,瀕臨長江,是著名魚米之鄉。車行城郊鄉野上,不時看見一座座現代“農莊”連片而起。“當地農民以土地入股,與城市資本結合,使得更符合現代人消費的觀光農業在城郊興起。”朋友丁先生告訴記者。
   丁先生自己也正在參與一個大型農莊項目開發。在離城市20多分鐘的一片農村丘陵地帶,新農莊項目占地竟達到近100畝規模。
   “針對城市人消費的農莊經濟在岳陽也經過好幾代發展,因為岳陽河流湖泊眾多,早期農民利用自家水塘開發垂釣場;後來釣魚休閑的城裡人多了,相應的餐飲、住宿業發展起來形成‘農家樂’式旅游點。”朋友丁先生介紹,不過由於是農民自有資金開發,管理水平也有限,重覆和低水平建設十分普遍。
   “黨的十八大召開後,允許農民以承包經營權入股發展農業產業化經營,加上岳陽城市快速發展,空間有限,農民土地權成為看得見的‘黃金’。”丁先生笑稱自己拉了幾位“有錢、有閑、想健康”的朋友一起籌資,與當地農業合作社簽約土地,想當一把“現代農夫”。
   其實不止是“現代農夫”這麼簡單,這座名為“桃李生態園”的新型農莊盯準了更深遠的休閑農業產業鏈,綜合了“農家樂”、“苗圃”、“有機蔬菜”等行業特征。
   “集約經營後的土地產出價值比原來農民單家獨戶高多了。”丁先生介紹,農莊以前不少也是農民種植的菜地,收穫後由農民自己擔菜進城販賣,不僅辛苦,收入也不理想。“而農莊育種、養殖都精選有機,向固定城市客戶配送。3公斤4個綠色蔬菜單品,10枚土雞蛋,2斤土雞一隻,這樣一個套餐就收150元。每年按月、按季配送的菜品不同,價格也不同,算下來頭一兩年如果能有50戶固定客戶,農莊僅這一塊毛收入就能有25-50萬元/年。這是以前農民種菜不敢想的。”
   “但投資農業,前期投入大,回收期長,對資本的規模和經營能力都是考驗。”丁先生承認,甚至一些投資者看中的並不是農業回報,而是土地增值。“這些土地大多毗鄰城市,增值潛力可觀。因此在開發中如何保護農民利益,是一個長期問題。”  (原標題:家鄉岳陽的田園之歌)
創作者介紹

非禮

ls47lsxb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