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商報記者 譚玲娟 胡思幸
   廈深鐵路從深圳、惠州駛出後,駛往汕尾市,將歷經鮜門、汕尾、陸豐三站,鮜門是第一站。本報記者千里走廈深的三站就選擇了鮜門。車從惠東稔山口匯入深汕高速,前行十幾公里即見鮜門出口,而小小的鮜門站就安靜地站立在高速口附近,這裡離惠東站僅幾分鐘,深圳人坐火車30~40分鐘就到了。
   鮜門本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其鮮美的海鮮只被經常驅車往返深汕高速上的旅客熟悉,不過廈深鐵路開通後,也許這裡的美食會在周末引來饞嘴的深圳人,所費時間與去深圳海邊無異,但嘗過的人說這裡的海鮮味道更純正。
   做過路客“吃飯生意”
   從地圖上看,鮜門是汕尾市海豐縣的一個位置偏遠的小鎮。在鮜門鎮區轉一圈,十餘分鐘便可見首尾。這是一個頗為落後的村鎮,大多民宅破舊矮小,很難見到新亮點的房子,就連鎮政府也隱在一群簡陋的民宅里,顯露不出半點氣派的景象。
   這裡的村民說,村裡人傳統以打漁和種田為生,但現在很多人遷往了城裡,住在海豐縣或汕尾市,或遠在廣深地區工作安家,剩下可能僅1萬多人,部分人和外地漁夫仍然打漁或加工出售海產品,一部分人從事一些手工珠寶加工,還有一部分人“做過路人吃飯的生意”,權且稱為“驛站經濟”,但只有餐飲,並無住宿。
   鮜門地處深圳往潮汕地區的中間位置,雙向開車都在兩小時左右,往返兩地的人往往會選擇這裡吃一頓飯,再加上當地產的海鮮味道鮮美,久而久之,越來越多的人做起了飯店生意,“驛站餐飲”也就成了當地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在鮜門出口一下高速,馬上就會發現一條街聚集了幾十家餐飲店,除了深汕高速的私家車,還有雲貴川地區的大巴車司機會讓客人在這裡下車吃飯。
   價格實在不宰過路人
   瀘州飯店是一群小飯店的代表,這類飯店往往與過路大巴司機有長期合作,給旅客們提供盒飯快餐,老闆江先生說,鮜門站的建成對他們影響並不大,因為“客人大多是外地旅客”,記者採訪時就看到來自貴州六盤水等地的五輛大巴停在飯店門口,“呼啦啦”下來一群人打快餐,買快餐的窗口就像學校的食堂,兩位師傅在窗口裡面隨客人們叫餐麻利地提供盒飯或方便面。
   而華暉和東成等少數幾家飯店則是較具規模的飯店,門臉裝修得比較氣派,與村裡的民宅是截然不同的光景。記者擔心“做過路人生意”的飯店容易宰客,不過體驗之後發現飯店非常誠信,不但價格公道,味道上乘,而且點菜多了服務員還會提醒你“夠了”。
   華暉的老闆名叫陳水金,與妻子將飯店從小做大開了二十幾年,外地人不但在這裡可以吃到各種當地的海鮮,還可以買到他們自家加工包裝的海產品。陳水金介紹,客人總是絡繹不絕,“每天從當地收的四五百斤海鮮當天就能賣完,來往的食客多達上千人,飯店通宵不打烊。”
   廈深鐵路通了,深汕高速上來往的私家車可能會少,但陳水金說還沒去考慮會對生意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因為這是他們一家人謀生的唯一手段,“以後肯定還會將飯店生意做下去。”陳水金大兒子已從學校畢業,在飯店幫忙,照夫妻倆的想法,華暉飯店也許還要陳水金的下一代繼續經營下去。但未來會怎樣,這裡的飯店生意會不會繼續繁榮下去,陳水金這個年年被評為海豐縣模範納稅大戶的飯店老闆卻不敢經易下判斷。
   “比去大小梅沙更方便”
   不過汕尾市規劃部門對鮜門的發展表示樂觀,也正在謀劃這個邊遠小鎮的未來。汕尾市城鄉規劃局局長蔡東升向本報記者表示,未來或將鮜門建設成“海鮮美食城”,利用鮜門目前已聚集的客源和飯店基礎,以及汕尾本地優質的海鮮,通過廈深鐵路這種便捷的交通方式招攬更多周邊居民前來品嘗海鮮。“深圳客人周末完全可以坐火車半小時到鮜門,吃完海鮮下午再回家,比去大小梅沙更方便。”蔡東升表示。
   也許未來的鮜門有了名氣,不只是過路客會停留,深圳等地的居民真的會為了這裡的美食專門跑一趟,這裡有了常來常往的客人,生意必定更加紅火。
   不管生意未來是興是衰,鮜門站對當地人的另外一層意義也許更重要——兒女們回家方便了。
   鮜門大部分年輕人都在外地讀書或打工,華暉的大堂經理莊先生一雙兒女都在深圳打工,他覺得孩子們以後“想回家就回家,我想去看看就去看看”,無疑更加方便。而負責給客人點餐的曾先生是漳州人,“我以後回老家最方便,想念老家親戚就隨時坐車回去。”華暉老闆娘說,“每天守飯店少有休息,但以後一天就可以去廈門旅游,給自己放一天假,隨時就坐火車走了。”  (原標題:買張火車票 小鎮吃海鮮)
創作者介紹

非禮

ls47lsxb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